湖风

【胜出】我的远月学院01

注意:【食戟之灵AU】
           【文中有两处伏笔,其余的逻辑不通就是作者短路了,注意到的小天使欢迎评论指出~】
           【会修改,不坑】

一、肉食者丽日御茶子

一只手将堆在桌上的一摞志愿表最上面一张拿起。
手的主人在看到这张志愿表的内容后,下意识的抓皱了纸。

[废久,你竟然敢反抗我了……]

*

丽日御茶子,现在正面临着人生中第一次重大危机。
结合她上学期的成绩,这学期再收到3个F评价,她就要被退学了。

“明明已经决定了的,要从远月毕业,成为年薪很高的厨师,让爸爸妈妈享福。要是被退学了,我该怎么办啊……”

女生双手抱头蹲在地上,面容被隐藏了起来,褐色的发丝无精打采地散落在肩上。

[虽然很想痛快的哭出来,但是这里可是路中央啊。双腿也仿佛被诅咒了一般,怎么也无法直立起来。]

“你没事吧?”

脑袋上方降落下语音的同时,手腕被抓住了。随着一股向上猛力的牵引,丽日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我被人拽起来了?话说回来这个人力气好大!一瞬间就把我给拉起来了?!]

对方似乎从她迷茫的表情中发现了什么:“抱抱抱歉!擅自把你拉起来了,啊,但是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刚才看见你一个人蹲在这里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丽日不禁笑了出来。从考完最后一科到公布测试成绩这十几天以来,胸口沉重的感觉第一次减轻了。

[真是个好人呢。]

她迅速整理了下裙子,看向对面绿色头发的男生。

“没事!我才要谢谢你,把我拉起来了。我是丽日御茶子,你是?”

“诶?我我我是绿谷出久今天来参加入学测试的啊话说回来远月真大啊走了好久都没有走到测试会场该不会迟到吧说起来现在几点了呢——”

丽日御茶子晕乎乎的听着,试图从这一段话中找出对方的姓名。她突然捕捉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迅速向戴着的手表投去一瞥,打断道:“等等!入学测试是9点开始吧?现在已经8点45分了!”

“Smash——!!!”

高喊着奇怪的话,脸上带着雀斑的男生以参加跑步竞赛的专业姿态向前冲去。

*

通往入学测试的会场之路上,聚集着来自全国各地的考生以及他们的管家、护卫。似乎对彼此并不陌生,考生们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或热情或矜持的交谈着。这也难怪,聚集在这里的人不是全国淡水鱼供应商的儿子,就是连锁酒店的女儿,为了继承上一代形成的庞大利益网络而早早结识。

有意思的是,事实上全场80%的注意力都在一个人身上,且以他为中心连续不断地荡出一圈圈充满恶意的黑色碎语。

“这里是远月学院吧,怎么还有低等的庶民出现……”
“开玩笑吧,自不量力也要有个限度。”
“明明是个庶民还摆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真让人火大!”

[开玩笑吧!!!]

爆豪胜己抿着嘴大步向前走去。头发垂下的阴影遮住了他的表情,胸前系好的颇有分量的米色围巾好像都被他的此刻散发的情绪感染,在寒冷的空气中微微颤抖着。

[来参加入学测试的都是这种垃圾,废久想考的学校就是这里?这家伙一定在审查的时候就会被刷掉了。可恶,我填志愿的时候脑子一定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把原来填的雄英改成远月啊]

他很快走到了会场华丽的完全没必要的金色大门前,周围已经徘徊着不少没勇气推门的垃圾。嘲讽的勾起嘴角,爆豪一把拉开门把手。

[收这种垃圾的学校估计也没什么水平。废久这个家伙,害我浪费三年人生,做好加倍偿还的觉悟吧混蛋]

至少在进去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

“那么各位考生,我现在就把测试的概要简洁的给你们讲解一下!题目是以面为主体的料理,只要让我满意就合格了!are you ready?!Yeah!!”

绿谷出久捂着嘴,看向主考官的双眼闪闪发光。

[这是音波餐厅的主厨普雷森特.麦克啊!好厉害,他的《音波厨房》我每一季都看了,太感动了,远月的老师全都是职业厨师啊!]

“——请你不要小声说话好吗?会干扰到别人的!”
“好的!对不起!”

小声的碎碎念终于消失了。
饭田天哉也终于可以开始思考测试的题目了。
面吗……

他果断向堆放食材的长桌的一个特定区域走去。

饭田家族在全日本拥有65家粮仓。作为次子的饭田天哉可以继承其中的五分之一。但是,他却做出了让人跌破眼镜的选择:进入远月,成为一名厨师。饭田夫妇没有阻止自己的小儿子。或许是因为他们也隐约察觉到了天哉想要当厨师背后的原因吧。

“好痛!”
“别推啊!”
“你们这些家伙快点让开!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不知道被肩膀撞了几次之后,饭田天哉艰难的从一个男生的腋下挤出来。还、还有三层!突破他们就可以站到桌子前面了!
要造成这种麻烦的局面,估计在场80%以上的考生都聚集在这里。

[果然,大家的准备都很充足。麦克·普雷森特曾在“情热大陆”上谈到过,他最喜欢的面料理就是炒面了。]
[但是这里的考生准备真是太足了。那期节目是五年前播出的。能知道这一点的人,除去记忆力过人和运气的因素,就是……
事先知道主考官是谁从而进行了研究的人。]
[不过我也没资格责备别人就是了。]

他折返的时候整个教室的人基本都在处理食材了。将得之不易的食材放在雪白的大理石料理台上的时候,饭田注意站在隔壁的绿发小子还没回来。现在才去拿食材,看来他属于既没有后台也没有运气的人。被淘汰的几率已经上升到99%了。

他摇摇头,专心的切起蒜来。

*

“呼——”
走出会场后,绿谷出久放松的呼出一口气。

“闪开,废久。别站在我面前,不然宰了你。”
“咦咦咦小胜!为什么会在这里?”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金发青梅竹马和他一贯的暴躁语气。本来是过去的人生中无比熟悉的东西,现在却有点陌生。是因为之前十个月每天待在一起的时间几乎为0吗?
绿谷出久又紧张了起来。他为了抑制抖动的手指,紧紧地双手握拳,不自然又带有一丝开心地问:

“那个,小胜难道是在等我吗?”
“怎么可能啊混蛋。”

秒答。
绿谷出久的手奇迹般的不抖了。

[我真是……到底想确认什么啊。]
[小胜这个笨蛋,你站在会场大门正中央,只要从会场出来,怎么样都会走到你面前吧?]

鼓动的心好像突然被一根看不见的针扎了一下。爆豪胜己回答了一句后转身就走,绿谷出久不再发问,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小学时和小胜两个人一起走回家的那段路是他最喜欢的一段路。只有两个人。而且,转过脸就可以看到小胜。在学校里小胜都不会让自己看这么久的。

但是,升上初中后一切都变了。

拐过那个街角,小胜就会故意加快几步走到前面。自己也马上加快脚步,一边呼唤着[小胜,等等我啦!]。可能听见了他的声音,小胜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一星期后他不再出声,仍是咬着牙追着。一开始是快步走,后来变成一个人拼命的追、另一个人拼命跑的画面。
住在这段路的人以为这两个少年每天都在赛跑。
像两个傻子一样。

为什么自己那么执着于和小胜并肩走呢?
为什么小胜那么执着的不想让自己追上呢?

在那条路以外,绿谷会默默的跟在爆豪身后。就像现在一样。

[小胜一定是很完美的合格了吧,好想问问小胜的入学测试怎么样]
[小胜……今天的语气有点不对]

围巾的下摆在空中划过一条曲线。

他震惊地在爆豪胜己的怀里抬起了头。
严格来说这并不算怀里,因为爆豪胜己的双手稳稳的插在裤兜里,丝毫没有做出“环着”的姿态。
就在刚刚,他的青梅竹马突然停住了脚步。来不及收住脚步的绿谷出久就这样直挺挺的倒向裹着黑色制服的脊背。即将狠狠撞上对方的瞬间、爆豪胜己转身了。

[小胜反应也太快了吧?这个转身有0.1秒吗?]

他愣愣的看着对方猩红色的瞳孔,再一次觉得今天的对方有些异常。

“——”
“下面,请今天入读的插班生代表发表讲话!”

又被推开了。

评论

热度(11)